<fieldset id='25rvo'></fieldset>
  • <tr id='25rvo'><strong id='25rvo'></strong><small id='25rvo'></small><button id='25rvo'></button><li id='25rvo'><noscript id='25rvo'><big id='25rvo'></big><dt id='25rv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5rvo'><table id='25rvo'><blockquote id='25rvo'><tbody id='25rv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5rvo'></u><kbd id='25rvo'><kbd id='25rvo'></kbd></kbd>
    1. <ins id='25rvo'></ins>

        <span id='25rvo'></span>

        <code id='25rvo'><strong id='25rvo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1. <dl id='25rvo'></dl>
        <i id='25rvo'></i>
        <i id='25rvo'><div id='25rvo'><ins id='25rvo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25rvo'><em id='25rvo'></em><td id='25rvo'><div id='25rv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5rvo'><big id='25rvo'><big id='25rvo'></big><legend id='25rv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李現願為選片宣傳做直播賣票 稱“流量不是原罪”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6
            一時輕信人言語,自有明人話不平。敢於說真話的小編給您說新聞。小編整理瞭半天,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。下面一起讓我們去吃瓜圍觀吧。

            李現

            《劍王朝》

            電視劇《河神》

            電視劇《親愛的,熱愛的》

            原標題:李現 好想蓬頭垢面地去買杯咖啡

            2017年末,還在忙碌於《河神》宣傳期的李現接到瞭古裝劇《劍王朝》的邀約,那時候的他還不是“現男友”,也沒有“頂級流量”的支撐。《劍王朝》是李現的第一部古裝劇,他的出演也讓該劇在開播之前備受關註。這是一部傳統武俠片,故事背景發生在戰國末期,講述瞭市井少年丁寧的復仇故事。劇中描繪瞭李現完全陌生的古裝世界,讓他很想去嘗試一下。

            19歲之前,他叫“李晛”,出生前一周陰雨連綿,出生當日卻忽然放晴,父母取“晛”字,意寓看見太陽。19歲那年,他報考北京電影學院,為瞭錄入方便,將“晛”改為“現”。大二因出演電影《萬箭穿心》出道,成為龐大的娛樂工業中的一員。

            自今年一部《親愛的,熱愛的》大火之後,李現成為關註度最高的年輕男演員之一。他知道自己不是那種讓人一瞥驚鴻、一點就通的演員,所以一直大量地看書、看電影、看劇彌補短板。他把自己比喻成“阿爾法狗”,“阿爾法狗是一個處理器,它會把所有的棋盤輸入進去之後再來對局。我也是個處理器,會把之前看到的那些好的影視作品、表演方式吸收到腦海裡,反復看、反復學。當我要塑造角色時,再通過自己的方式傳輸出來。”

            《劍王朝》 一個360度側空翻拍瞭20遍

            《劍王朝》中最吸引李現的是男主丁寧對命運不屈的精神,以及他在復仇過程中價值觀和人生觀的改變。在塑造角色前,李現會先做好角色全方位的人物小傳,把角色的出生背景、成長經歷、交友圈都弄明白,把劇本的整個框架和時間軸印在腦海裡,就像四維空間看三維空間那樣,再去演,就知道在哪個時間點上該是怎樣的情緒。

            在塑造丁寧的過程中,李現認為難的是角色對復仇的理解。“生活中很少有人能理解復仇,我也沒經歷過。所以在找人物共性的時候,我想從他的生活中融入,就算不同時代也得聊柴米油鹽醬醋茶,也得有傢國情懷,也得去談戀愛。”

            其次是動作戲的難度。李現是“新手”,對很多動作戲把握不準,提前一個月就進組跟著動作團隊練劍招,吃瞭不少苦頭。為呈現最完美的狀態,有一條吊威亞360度側空翻的鏡頭反復拍瞭20多遍,他不肯用替身,落下瞭腰肌勞損,手指也被劍鞘打傷瞭3根。

            在李現看來作為演員就應該敬業,為每一個鏡頭去付出,不辜負自己得到的每一次機會。“起碼現在我知道跟‘劍’有關的戲是怎麼拍的瞭,也學會瞭套招,這就是我最大的收獲。”

            A 最窮時,卡裡隻有38塊2

            他清楚地記得人生的第一場戲,拍瞭二十幾條一直過不瞭,工作人員不耐煩地大吼,“你到底行不行啊?”

            18歲之前,演員從來不是李現的人生選項。高中所讀的荊州中學是城裡最好的學校之一,但“逃課、叛逆、不聽話”是老師們提起李現時最先想到的關鍵詞。由於父母工作忙,李現得以自由生長。

            不想上學時,他偶爾會溜到荊州市的幾所大學裡,在操場上或自習室坐一下午。每天騎自行車從傢到學校,休息時和同學去長江堤上打水漂。2010年,他剛考進北京電影學院,還在軍訓時就被導演王競選中。在電影《萬箭穿心》中扮演顏丙燕的兒子馬小寶,一個因父親早逝,對母親充滿怨恨、內斂話少的男孩。

            他清楚地記得人生的第一場戲:開冰箱拿酸奶,關冰箱轉身看到媽媽,然後不情願地離開。當時李現特別緊張,不知道自己該幹嗎。有時位置不對擋住瞭女演員,有時拿錯飲料,有時說錯臺詞……拍瞭二十幾條一直過不瞭,現場工作人員不耐煩地大吼,“你到底行不行啊?”

            盡管李現給自己的表演打瞭個不及格,但電影《萬箭穿心》依然獲得好評,提名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。這部電影也讓他瞭解到瞭文藝片的拍攝模式、和好演員合作拍攝是一種怎樣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考電影學院、拍一部好戲、簽約經紀公司,當他還沉浸在“未來道路不會差”的憧憬中,卻突然發現已經三年沒戲拍瞭。畢業時李現是最後一個離開宿舍的,沒有錢,無處可去。靠拍廣告所得的兩千塊收入在北京東五環外租瞭間房子,最窮時卡裡隻有38塊2,ATM機上都取不出來。

            等瞭三年,他努力爭取到電影《睡在我上鋪的兄弟》面試的機會,為瞭符合劇中所需的糙漢形象,他在30℃的陽光下光著上身去操場上踢球,跟搬傢公司的人一起去搬傢,最後成瞭一個黝黑結實、蓄著胡須的小夥——謝訓。

            回想那段“非常著急”的時期,李現語氣平靜:“既然做不到放棄表演,就隻能破釜沉舟,沉下心。看大量的書和電影自我充實,性子和演技一起磨。”從三島由紀夫、芥川龍之介、東野奎吾看到川端康成,“那會兒就覺得不能閑著沒事做,每天看半本書一部電影,然後就去健身房,周而復始。”

            B 有流量,還要有真本事

            “我就想什麼時候能蓬頭垢面地去買杯咖啡”,李現一直有個小願望。

            2017年網劇《河神》熱播,李現曾小范圍的火過一次,收獲到不少“演技炸裂”的贊譽,也為他積攢瞭第一批粉絲。他接到的工作邀約排滿瞭一年,為瞭能沉心進入角色,他拒絕瞭拍攝期間內的其他工作。

            因為缺少曝光,不少文章開始說“《河神》之後,李現糊瞭。”直到今年7月電視劇《親愛的,熱愛的》開播,意外地給他帶來流量、名聲和發展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不久前,電影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上映,主演胡歌和李佳琦一起做直播賣票,到底文藝需不需要流量?沒有定義。李現說,如果是為瞭宣傳自己主演的文藝片《戀曲1980》讓他去做直播,他也同樣會去。有的人是努力持續曝光,有的人是努力拍戲,這不分對錯。

            “流量不是原罪,而是你有流量的同時還要有真本事,不是有流量之後就可以忽略自己沒本事。做好自己該做的,多積累學習。”

            經歷過被否定的困惑、無戲可拍的迷茫,李現一直有自我提升方面的焦慮。走紅之後,熱搜不僅有他的最新動態,甚至他社交賬號的一條點贊也會成為網友們討論的話題,忙碌和追捧無法使他感到安全,讀書、健身、看電影這些演員必要的充電,都被壓縮到飛機上和睡覺前。

            “我就想什麼時候能蓬頭垢面地去買杯咖啡”,李現一直有個小願望,在休息的日子可以放肆地看電視、喝啤酒、打遊戲,不用顧及接下來要不要拍攝,會不會長胖;不用擔心今天吃瞭這個甜點,明天腹肌會沒有。

            C 人生短暫,年輕就該多嘗試

            “我也許不會當一輩子的演員,去開一傢沖浪酒吧,當個沖浪老師或者潛水老師,不也挺好的嗎?”

            普通人李現的生活依然是短褲、T恤、拖鞋、戴個帽子口罩去超市,關心天氣與風景。周傑倫新歌一出,他開開心心轉發分享,一到籃球和足球賽季,就開始猛刷詹姆斯和C羅。

            他喜歡在微博寫那些隻有體育迷才懂的段子,也願意分享自己的書單和電影,他讀張北海,也讀博爾赫斯,在太宰治和三島由紀夫的作品中也預知過生活的無奈。

            他追美劇《我的天才女友》,為韓影《燃燒》認真寫影評,工作太辛苦,他會獎勵自己一臺28mm定焦GR相機。

            工作之外能帶給李現成就感的東西不多,極限運動算一個。他覺得人生短暫,不能循規蹈矩,年輕就應該多嘗試。

            你問他未來的目標是什麼?他半開玩笑地回答,“未來的事說不準,我也許不會當一輩子的演員,說不定哪天我就不幹瞭,去開一傢沖浪酒吧,當個沖浪老師或者潛水老師,不也挺好的嗎?”

            在李現的童年記憶裡,最好的東西就是牛肉米粉、熱幹面和豆皮。對一個湖北人來說,他可以一日三餐隻吃這些,吃到地老天荒。荊州有幾傢不錯的牛肉米粉和熱幹面,都是他每次回去必吃的。

            他還喜歡吃媽媽做的土豆絲和小炒肉,這是他從小吃到大的。本來應在桌上吃,但每次李現和爸爸夾完菜就匆匆跑到客廳邊吃邊看球賽,辣炒土豆絲+CCTV5就是李現在傢吃飯的標配。

            新京報:哪些電影是你會翻來覆去看很多遍的,為什麼?

            李現:真正能觸動到內心的,像《肖申克的救贖》《盜夢空間》《你的名字。》《海街日記》。要不然就是在藝術創作上達到瞭震撼我的狀態,或者是在各種小細節上觸動到我的,我都會反復看。

            新京報:你在演員這個職業上的偶像是誰?

            李現:我想做河正宇、小栗旬、瑞恩·高斯林那樣的演員,能讓自己創作的角色和劇目,真正對一種類型的影片、電影產業,甚至觀眾和社會產生正向的影響。

            新京報:表演之外,你還希望擁有什麼才華?

            李現:我有一件事情一直很後悔,就是小時候沒有學鋼琴,其實我很喜歡彈鋼琴。每次看到鋼琴,又不知道該如何去彈奏一段,這是我人生的一個小遺憾吧。

            新京報:你在微博上寫過北野武的一句話:“雖然辛苦,但我還是會選擇那種滾燙的人生”,是對這句話有感觸嗎?

            李現:我給你講一下演員的生活。《河神》一共24集拍瞭120天,每天工作18個小時左右。我一天的臺詞量是A4紙密密麻麻的大概五頁。收工到開工的七到八個小時裡,我要背完五頁紙的臺詞。攝影師三個人每天輪班拍水下的戲,但是我要持續20天一直在水下。播出後,看到豆瓣評分8.2,還被Netflix買下版權。走在路上,別人認出我說“這不是‘小河神’嗎?”自己的作品得到認可,這是榮譽也是做演員的成就所在。對我來說,為什麼這麼辛苦,我依然要選擇這種滾燙的人生,因為豆瓣上永遠有一個8.2分的《河神》,有一個8.6分的《萬箭穿心》,演員表裡寫著“李現”。

            新京報:覺得自己演戲有弱點嗎?比如哭戲?

            李現:對,我承認。因為我從小到大都特叛逆,父母一直都對我施行放養政策,也沒被同學欺負過,大部分時間都處在快樂的階段。所以在這樣的環境裡我感受不到太多悲傷,就不太會調動自己的悲傷情緒。

            新京報:現在習慣“現男友”這個稱呼瞭嗎?

            李現:還行,感謝爹媽給瞭我這麼好起標簽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新京報:分享一個飲食上的小習慣。

            李現:美式不加冰。

            新京報:最想去旅行的地方是哪裡?

            李現:挺想去歐洲的,巴黎聖母院被燒後,我一直覺得有些東西這輩子就錯過瞭,所以我覺得歷史古跡或者是一些名畫,能看就盡早去看。

            采寫/新京報首席記者 劉瑋

            聲明:新浪網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

            欲要知曉更多《李現願為選片宣傳做直播賣票 稱“流量不是原罪”》的更多資訊,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,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。